生活垃圾走进“分类时代”后,焚烧发电还有哪些机会

发布时间:2019-09-11 作者:洁普智能环保

  2019年7月中旬,由垃圾分类带来的动辄千亿级投资引爆市场,不过不用羡慕嫉妒恨,垃圾焚烧发电同样坐拥不菲身价。按照《“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制定的路线图:“城市生活垃圾焚烧能力占无害化总能力比例要达到50%,东部地区要达到60%。”

  目前我国大中城市年均产生生活垃圾达1.58亿吨,许多城市面临着“垃圾围城”的困境,建设垃圾处理项目迫在眉睫。业界预测,截至2020年,中国城市和县城生活垃圾清运量将超过4亿吨。考虑到垃圾填埋对土地资源的浪费及潜在的环境与健康风险,加之在环保标准趋严的背景下,具有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等优势的垃圾焚烧项目成为当前大力发展的主流路径。

生活垃圾走进“分类时代”后,焚烧发电还有哪些机会

  面对堆积如山的垃圾,多地正在密集上马垃圾焚烧厂扩建项目。2018年全国垃圾焚烧发电累计新增装机容量189.6万千瓦,全年新增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处理规模9.869万吨/日。其中,投运产能同比增速回升至25%,每年新投产项目则由2万吨/日—3万吨/日提升至6.9万吨/日。从垃圾焚烧产能分部来看,浙江、江苏、广东三省垃圾焚烧产能已超过29858吨/日。

“分”出来的垃圾带来了啥

  政策力度空前,强制分类必行。按照《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的要求,未来1年内,全国46个重点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垃圾“前端”分类是否准确到位,直接关系到“末端”垃圾焚烧厂能否高效运转。一方面,告别以往“一锅乱炖”的同时,进入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的生活垃圾量逐步减少。诚如按照当前的生活垃圾“四分法”,湿垃圾在进入餐厨垃圾处理厂后将通过厌氧发酵用于发电,有害垃圾则将被直接送往专业的危废终端处理场所,可回收垃圾则进一步循环再利用。据业界人士测算,中等城市进行垃圾分类后,进入焚烧发电厂的垃圾将减量15%-20%。

  另一方面,诚如当前生活垃圾中餐厨垃圾占比达到近59.68%。由于垃圾处理源头垃圾分类工作不到位,垃圾中混有大量厨余垃圾(占比接近60%,含水分和有机易腐物)和塑料。而这会使炉内温度低于850℃,燃烧不充分进而带来其他环保问题。其中,逾三成以上将转换为垃圾渗滤液。

  目前我国生活垃圾的平均发热量为4160kJ/kg,距离7000kJ/kg经济发热量存在不小差距。但在分类后,这一格局将有明显改变。对存量项目而言,现有补贴机制下,利好主要体现在预处理流程简化以及助燃剂使用量的减少。垃圾焚烧运营的收入主要由政府支付的垃圾处理服务费和垃圾焚烧发电上网带来的上网电费收入组成。垃圾热值明显提升的同时,每吨垃圾的发电量随之水涨船高,发电收入也将有所上扬。

千亿蛋糕引各方加速布局

  经测算,进入焚烧发电厂的干垃圾较分类前的混合垃圾,热值提高约500大卡/公斤-1600大卡/公斤。如果吨上网电量增加20度,焚烧企业毛利润和净利润有望增长8%和12%。以0.4元/度上网电价计,项目盈利每吨将提升15元至20元;二噁英排放可降低80%。而在对餐厨垃圾进行单独、准确处理后,以1吨垃圾渗滤液处理成本100元计算,每天可减少运行成本5万元。

  但相较于其他垃圾处理技术而言,这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同样是是一次挑战和考验。“因为其成本更高,很难推行”。垃圾焚烧既属于重资产的公共事业,又是资本消耗型行业,一有新项目需要投建,对资金的需求也颇大。根据财政部PPP项目库中的统计数据显示,近两年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资本金内部收益率稳定在6%—10%的区间。同时垃圾焚烧发电技术非常复杂,只有形成规模效应才能保证垃圾发电厂满足日常运作且有一定的收益。

  不仅如此,城镇垃圾分类后对垃圾焚烧装备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就需要一方面要改变锅炉配风等燃烧调整方式,另一方面还要与锅炉生产厂家联系,对如何增加锅炉受热面进行相应的技术改造。”深谙垃圾焚烧发电行业人士王永生说道。根据相关规划,到2020年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有望达到58.7万吨/日,投资建设端空间接近1000亿。另据广发证券的测算,到2025年全国垃圾焚烧项目建设将新增投入1333亿元。

  目前国内从事垃圾焚烧发电的投资商约有150余家,行业第一梯队市占率已经达到80%,未来固废末端垃圾焚烧强者恒强的市场格局已较为明朗。在此背景下,包括光大国际、首创环境、中国天楹、盈峰环境在内的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向产业链上游的垃圾分类、综合环卫拓展。预计试点城市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将主要围绕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一体化综合处理产业园将成为主流。